给优秀诗人送上一顶诗歌的桂冠

当前位置:Manbetx2.0客户端 > Manbetx2.0客户端 > 给优秀诗人送上一顶诗歌的桂冠
作者: Manbetx2.0客户端|来源: http://www.ncszh.com|栏目:Manbetx2.0客户端

文章关键词:Manbetx2.0客户端,但遣诗人歌杖杜

  成都,以其源远流长的诗歌传统、得天独厚的诗歌土壤、蔚然大观的诗歌气象,正在倾力打造“诗歌之都”。由成都商报社与《草堂》诗刊社共同主办的“草堂诗歌奖”,已在成都举办三届。11月5日,第四届“草堂诗歌奖”入围名单出炉:娜夜、周所同、胡弦入围年度诗人大奖;燎原、耿占春、敬文东入围年度诗评家奖;安然、西渡、阿信等入围年度实力诗人奖;年度青年诗人奖入围的有王二冬、丁薇、林长芯等。

  据了解,本届草堂诗歌奖没有对外进行征稿,而是通过邀请全国知名诗人、诗歌评论家、编辑、读者等,推荐过去一年公开出版的文学期刊上的优秀文本,在经过初评和复评后,最后遴选出入围诗人。

  本届草堂诗歌奖的评委阵容一如既往的强大:评委会主任由中国作协党组成员、副主席、书记处书记吉狄马加,中国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成都市文联主席梁平担任;评委会委员有评论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吴思敬,编辑家、《作家》主编宗仁发,诗人、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李琦,诗人、鲁迅文学奖获得者雷平阳,评论家、四川大学文学院院长李怡,评论家、《诗刊》副主编霍俊明,诗人、《草堂》诗刊执行主编熊焱,可谓权威、公平、客观。

  据梁平介绍,最终获奖名单将在11月19日公布。颁奖典礼将在今年成都国际诗歌周上开展,具体时间将根据疫情防控实际情况确定。

  作为《草堂》诗刊的执行主编,熊焱参与了四届“草堂诗歌奖”的评选相关工作,对他而言,怎样的诗歌才是“高分”诗歌?四届评选以来,参评的诗歌水平整体呈怎样的趋势?

  熊焱:入围诗人不管是成名已久的宿将,还是初露头角的新秀,都是具有自我写作风格、面目清晰的创作者。就今年的入围作品来说,风格更多元,题材更广泛。

  熊焱:尽管好诗的标准见仁见智,但好的诗歌也会具有一个标准的最大公约数,会引起读者在情感和精神上的共振。在“草堂诗歌奖”的评选中,现实主义就是这个最大公约数。

  熊焱:通常情况下,是指对社会责任的担当,但这只是狭隘的现实主义。从《诗经》以来,中国诗歌就有着坚实的现实主义精神,直到杜甫将其推向顶峰。因此,中国诗歌的现实主义精神有着源远流长的伟大传统。但社会在发展,时代在进步,尤其是工业革命以来,整个世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对现实主义的理解,也应该不断革新。米沃什把诗歌定义为“对真实的热情追求”,这种真实就是一种广阔的现实主义,是对历史和世界的真相的探询。因而我理解的现实主义,是对宽广的外在世界以及人类幽微的内心精神世界的真实认识、记录和洞悉。尽管我们在不断扩大现实主义的内涵和外延,但在评选中,我们还是会坚持把社会责任的担当作为主体,毕竟,一个优秀的诗人,也应该是一位有着社会担当的诗人。

  熊焱:“草堂诗歌奖”是给优秀诗人送上一顶诗歌的桂冠,是为有潜质、有远景的青年诗人搭建一个成长舞台。我们很欣喜地看到,经过这几届的评选,每一个获奖诗人,依然笔耕不辍,佳作迭出。尤其是获奖的青年诗人,越写越好,逐渐成长为中国诗坛的中坚力量。若条件成熟,我们会将获奖诗人的作品集中出版,并引入社会力量,让颁奖地点走出成都,走向全国。

  熊焱:冯至说,我们可以忘记杜甫的生地和死地,但不会忘记成都的杜甫草堂。草堂不仅是成都的精神地标,更是自古以来中国诗歌一个重要的精神隐喻。同时,草堂也是浩瀚的天府文化中的一个重要符号。“草堂诗歌奖”是对草堂这个诗歌符号的不断扩充和生长。它已经成为成都市一张亮丽的文化名片,成为成都建设世界文化名城的重要举措之一,它必将为这座城市留下长久的文化记忆和诗歌财富。

  诗人、鲁迅文学奖获得者李琦,今年深度参与了“草堂诗歌奖”的评选过程。去年,她摘得了“年度诗人大奖”桂冠;今年,作为评委会委员的她,在评选诗歌时,有着怎样的标准呢?

  李琦:本次参评的诗人、诗评家,整体水平相当好。这些作品集合在一起的时候,可谓高手云集,呈现了当代优秀诗人的风貌和水准。好诗人、好作品,让人产生一种阅读上的愉悦和欣慰。谁看到好诗能无动于衷呢!

  李琦:这一届参评的青年诗人让我眼前一亮。入围的年轻诗人写得都很好,取舍成为很纠结的事情。好在我相信他们写作的道路山高水长,而且能写到这种程度的年轻人,他们在意的已经不会仅仅是获奖了。对他们的阅读,让我处在一种兴奋中。他们的视角,敏锐的感受力,对于词语、意象的处理,属于年轻人那种飞扬的神韵,蔓延在诗歌语言中,确实呈现了不俗的创作力。

  李琦:“草堂诗歌奖”,不夸张地说是一个开始并不张扬、却日渐隆重响亮的文学奖项。这个奖与“草堂”两个字的丰富内涵深为契合。这个奖在诞生之初,就有一种让人仰望的精神品质。《草堂》的编者把对文学理想的追求,对诗歌的珍爱和敬意,融入到细致的日常工作中。随着《草堂》成为一本业界有口碑、有影响力,被诗人、文学爱好者、读者们喜欢信任的刊物,“草堂诗歌奖”也以严肃、诚意和专业,以包容和大气越发受到关注——它评定的作品并不囿于在《草堂》上发表的。这种气度和郑重,让该奖的信誉和口碑越来越好,成为在诗坛具有公信力和影响力的奖项。这几年,以评奖的形式,推举出了一些真正具有创作实力的优秀诗人,尤其是那些创作势头正好的年轻诗人。这种鼓励、扶掖,是关怀和褒扬,也是激励和温暖,应当说,切实有效的起到了促进诗坛良性循环、净化诗坛风气、树立诗人威信、培养诗坛新人的作用。

  李琦:我是越来越喜欢成都了。这里住着诗人、有各种各样的诗歌活动。一座城池,你可以听到诗人们用各种语言、各种腔调朗诵自己的作品;一年四季,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祖国八方的诗人们,在此往返交流。近年来,几届高水准的成都国际诗歌周的举办,让成都成为了中国诗人与国际诗人碰撞交流的平台。成都,原本就是历史文化名城,古代诗人们留下的遗迹,舒缓悠然的生活节奏,麻辣鲜香的巴蜀气息,再加上近年来元气丰沛的诗歌元素,给这里的山水人文又添了一道诱人的光芒。

  在评委会委员、诗人、鲁迅文学奖获得者雷平阳看来,“草堂诗歌奖”能将各年龄段、各诗歌领域的翘楚聚合在一起,本身就是一场盛事。同时他认为,该奖项的目标是寻找到一个又一个的杜甫或者李白,“草堂即圣地。”

  雷平阳:每一届参评诗人应该说都是那个年度中的优异者,本届也是。诗人以诗歌作为自己的标志,青年诗人也许还有变数,其他诗人和诗评家可以说都是建立了自己诗学王国的诗坛翘楚,我认为“草堂诗歌奖”能将他们聚集在一起,本身就是一场盛事。

  雷平阳:评判青年诗人的标准也许不是他们眼前的“成就”,我个人更看重的是他们的“少年精神”、审美能力和语言素养。当前汉语诗歌写作同质化、低俗化现象比较让人头疼,我倒不担心青年诗人与时代疏离的问题,相反我担心他们与时代的关系过于亲密。其实青年诗人理应关心和培育自己更具未来性的美学观念和思想体系,而不是眼前这些很快就成为“昨天”的所谓诗意的东西。让自己成为传说中的凤凰,可能比成为现实中的雄鹰更有意义。

  雷平阳:“草堂诗歌奖”的目标是找到一个又一个的杜甫或者李白。哪一个诗歌奖不想颁给杜甫或李白这样的人物呢?所以任何一个评奖机构都在手拿桂冠苦苦寻找闪闪发光的人。这的确不容易,但必须把问题想透了,想得直白了,再一步步去做,找不到李白或杜甫,先找几个王维、寒山、史蒂文斯、罗伯特·哈斯、顾城和北岛也是很了不起的事。所谓地位,是在寻找中形成的,久久坚持,草堂即圣地。

  雷平阳:动我心肠的、赐我智识的、引我腾云驾雾的、具有发明性质的诗歌是好诗歌。比如无名氏的《击壤歌》、博尔赫斯和特朗斯特洛姆等杰出诗人的许多篇章。

  雷平阳:成都诗人就像生活在唐朝或者未来的月亮上。其他地方的诗人只能幻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前往月亮。所以“草堂诗歌奖”最大的魅力就在于,获奖的诗人可以坐一次飞船前往成都。

  评委会委员、评论家、首都师范大学教授吴思敬认为,“本届参评诗人的整体水平较高。诗人娜夜一直非常坚持自己的创作主张,每年都可以从(她的作品)中发现她对自我真诚的书写;诗人耿占春对于如今诗坛的发展状态评价很到位。此外,从年轻诗人的作品中,可以看出他们虽然年龄偏低,但诗歌创作后劲十足。”他认为,“草堂诗歌奖”具有创新性,坚持面向青年,积极团结老、中、青诗人,视野辐射全国,经过四年的坚守,给青年人很好的展示舞台,也推出了一个个在全国具有影响力的优秀诗人,每一届都很严肃、公正、客观。

  对吴思敬而言,成都自古都是诗人的摇篮、诗歌的重镇,“四川确实是出诗人的地方,古代有苏轼、杜甫这样的大诗人。五·四运动后,出现了郭沫若这样的大文豪。到第三代朦胧诗人出现时,四川诗人在全国占了很大的一部分。”

  在纵观本届参评的年轻诗人的诗歌后,吴思敬认为,如今年轻诗人创作群体很旺盛,虽然只有短短几年的诗歌创作,但仍能看到他们对于诗歌新的理解。不过,他也指出,年轻诗人仍然需要慢慢锻炼自己的创作水平,“‘草堂诗歌奖’中设立的‘年度青年诗人奖’其实就是对年轻人的鼓励,我相信今后的诗歌会在他们的笔下越来越繁盛。”

网友评论

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